English   CAST內部郵箱入口   

平凡的他們,托起耀眼的星空——天舟一號人物速寫

時間:2017年04月27日 信息来源: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 點擊: 字體:


當天舟一號奔向天宇之時,有這樣一群人,高興之余有些失落,就像母親看著長大的孩子即將遠行般若有所失,他們就是天舟人,幾年來,伴著我國首艘貨運飛船的研制曆程,他們收獲著別樣的精彩!


雷劍宇(貨運飛船系統總體副主任設計師):眼見爲實抓技術

雷剑宇(公开).JPG

從2010年底到2017年4月,雷劍宇經曆了天舟一號從論證到進基地發射的全過程。他和同事們把天舟一號的方案在腦中想出來、在圖紙上畫出來、然後再一步步實現出來、最後送上太空。回憶起這個過程,雷劍宇不無感慨,“我們當時都是不到三十歲的小夥子,拼勁特別足,做了大量的優化方案,保證了天舟一號的總體設計從最開始就站在了高水准上,其中的熱設計、能源設計、補加方案設計等等,不僅有良好的繼承,更有很多關鍵性能的提升。”雷劍宇說,貨船穿好船衣的刹那,是他進場以後印象最深的時刻,既高興又失落,伴隨了他七年的貨船,終于要准備放飛了。

在放飛前的最後一段時間裏,雷劍宇帶領團隊做最後的沖刺。因爲是首飛型號,全體人員繃緊了神經,每天的各種雙想複核、專項檢查、技術會議,讓技術組的成員們專心而沈靜,面對著電腦一坐就是半天,經常因爲腦子裏高速的思考而顯得整個人有些“遊離”。爲了將工作做到萬無一失,技術組想盡了各種“笨”辦法,扣整流罩前,要拆除貨運飛船上的175個保護罩,技術組就找來175個盒子,編上號碼一一對應,拆一個大家一起確認一個,眼見爲實,徹底放心。

     

趙攀(天舟一號發射場試驗隊質量組長):我的天舟,我的囡

赵攀(公开).JPG

2010年入職以來,趙攀基本上就是在正確地做著一件事,確保貨運飛船的質量。這個微胖的小夥不僅讓人感到踏實、開朗,更有著豐富的情感和表達。他回憶起2010年的12月22日,那是貨運飛船項目競爭的前夜,他們如何一遍遍清點文件;他回憶飛船推行數字化工程的初始,他和同事泡在生産一線,一待就是2個月;他回憶飛船轉正樣的評審如何難忘,僅會議組織事項就有109項,通過他的講述,你會贊歎他精准的記憶力,但對于這位管理專業的高材生,這只不過就是全身心投入工作後的娓娓道來。

匆匆吃過午飯,趙攀竟然要立刻回廠房,小夥謙虛地一笑,告訴記者自己還兼任技安組的副組長,加注期間排班盯現場,要趕緊回去。同時他終究沒有忍住,告訴我一個小秘密:他在寫日記,日記的題目叫做《我的天舟,我的囡》,趙攀的孩子17個月了,這篇日記估計是寫給孩子的、寫給天舟一號的,也是寫給他自己的。

     

田園(天舟一號發射場試驗隊秘書)、劉宏泰(航天五院載人航天總體部電氣總體室主任):試驗隊裏的小夫妻

田园夫妻(公开).JPG

北京姑娘田園,28歲,性格爽朗,辦事麻利,2011年到五院載人部工作,本次試驗隊的秘書。說起來田園也算是老天舟了,她參加了2014年天舟一號的合練工作,那次合練跨越了春節,持續了三個月。本次作爲正式隊員全程在場,田園負責資料管理、日常行政辦公以及各種瑣碎工作,在場的每一天,她都全天堅守在調度間。前幾天的加注評審,是她最忙碌的尖峰時刻,40盒被查材料,是用車運到會場的,爲了准備評審材料,她忙到淩晨四點,田園同時告訴我,那幾天全部領導都是泡在工作間的,所有的飯都是送上來吃的。

談起貨船,田園應該比其他人更有感情,因爲貨船是她的媒人,讓她和劉宏泰相識相愛。劉宏泰作爲臨時隊員三月初進場,日常的工作地點,就在田園隔壁的隔壁。我一上午多次路過劉宏泰的房間想去和他聊聊,但他一直抽不出空來,托著腮,對著電腦長時間一動不動,典型的理工男形象,這倒也符合田園對他的評價,“認真、嚴謹、專注”,田園同時告訴我,“他其實也挺幽默的,之前加班確實太多了,結了婚之後好些了。”

像所有記者一樣,我好奇這對夫妻在試驗隊的生活,但結果真的很平淡,睡在不同的宿舍,日常三餐也只是碰上了才一起吃,只有偶爾在晚飯後都有時間的時候才一起散個步,田園告訴我,“然後真的就沒什麽了。”

     

劉峰(貨運飛船結構與機構分系統主任設計師):一個“鑽”字打天下

劉峰(公开).jpg

作爲結構與機構分系統的主任設計師,劉峰,這位80後的“航天老兵”可以說鑽到了每一個別人想不到的技術細節。天舟一號的載荷比具有國際先進水平,而這一克一克的重量就是“峰哥”在結構設計的精雕細琢中打磨出來的。幾乎所有團隊人員都記得2012年12月31日的跨年夜,那一天的特別之處在于,2013年的元旦,天舟一號要開展貨物艙的靜力試驗。由于靜力試驗前期作了充分的准備工作,31號晚上,很多人都覺得沒什麽大問題,喜氣洋洋准備過年。劉峰卻仍然感覺不踏實,此次試驗是這個高承載結構第一次亮相,務必確保萬無一失。他拿出每一張試驗圖紙,仔細排查每一個環節,突然,一個東西讓他覺得一驚,前期結構的考慮非常充分,可是工裝的剛度卻沒有考慮,會不會出現問題,他趕緊進行複核複算,並和團隊成員一起討論,證實了他的感覺是正確的,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第二天的試驗將出現重大問題。經過仔細分析,確定了增加拉杆提升剛度的方法。當方案確定後,已經接近淩晨,第二天就是新年了,望著窗外的月光,大家感到由衷的幸福。

  

卿恒新(天舟一號熱控分系統主任設計師):迎難而上勇爭先

卿恒新照片(公开).jpg

2011年,設計貨運飛船方案時,熱控團隊初步確定了基于流體回路的主動熱控方案和被動輕型熱控方案。前者手段多,有較成熟的設計經驗,難度相對小,但系統複雜、重量重;後者重量輕,熱控系統可靠性高,但沒有成熟經驗借鑒,需要全新的設計和分析,難度大。卿恒新一方面研究國際上以ATV和HTV爲代表的貨運飛船的熱控設計;另一方面深入挖掘天宮一號熱試驗數據並進行分析,最終選擇了設計難度更大的被動熱控方案,提出輕型一體化熱控方案。

如何“輕型化”是擺在他面前的難題。以往國內和國外的載人航天器都是對各艙段獨立進行熱設計,其優點是設計獨立且控制簡單,但占用資源較多。卿恒新打破了這樣的設計思路,將貨運飛船密封艙和非密封艙“一體”考慮,將兩艙交界面直接作爲“換熱器”,不再需要流體回路,用非密封艙蒙皮直接作爲“輻射器”,輕型化有了解決之道。

如何設計“換熱器”和如何設計“輻射器”,又是一道難關,無以往的工程經驗可循,受研制進度和資源限制,也無法開展試驗研究。那段時間,早早來到辦公室的是他,進行理論分析,然後利用仿真軟件一遍一遍完成數字試驗驗證;經常夜晚九、十點鍾離開辦公室的也是他。天道酬勤,他摸索出了兩艙之間的“換熱器”和“輻射器”的分析方法,終于完成了熱控的詳細設計。


朱航(天舟一號總裝操作鉗工一崗):90後的“大一崗”

总环部01 朱航(天舟一号总装操作钳工一岗):货船总装队伍中的90后“一岗”(公开).JPG

他是年紀輕輕的“90後”,但經驗豐富,不僅參與過空間實驗室、神舟飛船等型號總裝任務,而且參與了貨船自初樣研制以來的全部總裝經曆。從緊固件准備到設備安裝、從多層縫合到産品吊裝、從貨包安裝到微生物采樣都能看見他矯健的身姿,他就是總裝“大一崗”——朱航。

貨運飛船中有一些特殊的貨物如微流控芯片、生物培養模塊基于細胞、生物培養的需要要求在臨射前進行安裝,這也是貨運飛船區別于其它載人航天型號的一大特色。

臨射前安裝要在整流罩內進行,時間有限、空間小、操作難度大、風險高,對操作人員的技能、心理素質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朱航責無旁貸地肩負起天舟一號貨運飛船塔上作業的主操作任務。朱航仔細研究安裝流程,在腦海中多次演練操作過程,並與技術人員積極溝通,力求規避塔架安裝風險。由于需要安裝的設備重量大,空間狹小只能單人操作,徒手托舉設備到安裝位置難度極大,針對這個難題,朱航結合自己的操作經驗和習慣,與技術人員一起完成了托舉式工裝的制作,完美的解決了設備托舉難題。爲防多余物掉落,他還對自己所使用的每個工具都加裝了防脫落保護裝置。實際演練時,朱航帶著精心准備的工具登上了塔架,不疾不徐,井井有條的進行精准操作。操作完成,他仔細清點工具工裝,分門別類放回原處。“親自准備、親自清點、處處做到心中有數”,這是他自工作以來一直堅持的良好習慣。

  

高海洋(天舟一號振動試驗指揮):心細如發敢攻堅

总环部02 高海洋(左二)(天舟一号振动试验指挥):心细如发敢攻坚(公开).JPG

 照片中間的是高海洋

天舟一號正樣貨運飛船力學試驗,船體重量超過了振動台靜承載能力,如何利用現有條件盡快開展試驗是擺在試驗隊伍前的一道難題。作爲試驗指揮的高海洋,提前4個月組織隊伍分頭行動。一方面,他和隊伍一道經過了周密計算分析,在確保鋼架承載剛度的前提下,通過科學優化減重,減少了30%的組件用量,極大地簡化了安裝過程,安裝時間從原有的2.5天減少到1天;另一方面,他對原有鋼架組件、彈性繩等組件一一進行了強度測試,絕不放松對每一組件的質量把關,確保每一組件的強度達到要求,不給試驗帶來一絲隱患。兩個月後,鋼架順利完成了試裝。爲保證靜載鋼架不給試驗帶來過多額外的時間消耗,高海洋帶領試驗前組織試驗隊進行了多次加載演練以達到快速、准確、細致、高效的要求,並制定了應急預案。

爲了加深總體單位對試驗的了解,解答他們的疑問。高海洋還經常不失時宜地給送試方人員介紹力學試驗原理、試驗控制測量方法以及本次試驗用到的靜載懸挂技術等效性原理。有人問高海洋,咱們試驗工作做了這麽多年,已經輕車熟路,按照條條框框做就行了,太細了會不會得強迫症啊?高海洋笑笑,說到:“爲航天得強迫症,也值了。”

  

刘宗玉(天舟一号GNC系统主任设计师): 惟不忘初心者进

刘1.jpg

2011年11月,劉宗玉完成神舟八號載人飛船發射任務,圓滿實現我國首次空間交會對接任務後,馬上又從載人專項開始了貨運飛船的新征程。

貨運飛船是面向未來空間站建造及運行而設計的,大批技術改進在他帶領的研制團隊一遍遍的論證、仿真、驗證和評審後修煉成了航天科技。他經常提醒自己,幹航天要如履薄冰,成功就是差一點點失敗,失敗就是差一點點成功。

貨運飛船GNC技術方案和産品狀態確定後,劉宗玉又把工作重點放在了軟件研制和系統測試工作上。“披星戴月”只爲搶奪更多研制時間,把系統做得更加可靠。2017年元宵節,劉宗玉與他的研制團隊共同進駐了海南發射場。作爲GNC分系統的技術負責人,劉宗玉始終繃緊這根神經:任何工作都不能出現一絲差錯,確保萬無一失。在完成發射場日常工作之余,他還帶領同事們共同琢磨飛控預案,看軟件代碼,設想飛船在軌可能出現的工況,他知道只有飛行任務的成功才是真正的成功。

  

陳長青(天舟一號GNC系統副主任設計師):充電20分鍾,滿血複活

陈长青.jpg

2014年,當有專家試探性地提出能否在天舟一號上實現快速交會對接時,沒想到五院502所GNC分系統痛快地說:“能,一定能!”陳長青就是這個團隊的一員。

此後,僅一個月時間,他就和同事給出了初步可行方案,打動了上級決策者,很快天舟一號就新增了自主快速交會對接的技術要求。一個又一個方案緊密提出,一種又一種方法相繼自我否定,終于在2015年,快速交會對接攻關團隊給出了一種高精度、高可靠、符合工程約束的控制方案。

2016年12月的一個午夜,貨運飛船船地聯試在進行最後一個項目——快速交會對接的模飛,留下來的人不多了,陳長青忙著准備後續任務,忽然,有人告訴他一個參數超差了。他一蹦而起,這是個關鍵數據,絕不能讓快速交會對接以失敗的方式出場,即使只是地面模擬。寂靜的樓層忙碌起來了,腳步聲、討論聲纏繞在一起,陳長青給出了兩個補救措施,但問題發現得有點兒晚了,補救策略失敗,陳長青心碎了。方方面面的人陸續趕來,第二天中午12點,原因找到了,通過故障複現,問題解決了。當決策1個小時後重新開始模飛時,陳長青默默地飄到飛控大廳角落椅子坐著睡著了。20分鍾後,陳長青又投入到快速交會對接重新啓動的模飛任務中,就像充電20分鍾能滿電的快充技術一樣。

  

余曉川(天舟一號中繼終端研制負責人):高品質中繼終端的締造者

20160801余晓川(公开)(1).jpg

“以天基測控體制爲主實施在軌飛行控制”,這是天舟一號貨運飛船與之前發射的神舟系列飛船的一項重要區別。要實現精准的天基測控,中繼終端發揮著重要作用。余曉川帶領團隊解決了中繼終端的PIM(無源互調)問題,打造了高品質的中繼終端。

PIM(無源互調)問題成爲困擾航天器研制的一個新難題。余曉川從問題機理入手分析PIM問題産生的主要原因,帶領團隊查文獻資料,與其他攻關團隊交流討論,群策群力進行問題分析,按照技術歸零的方法畫故障樹,列出所有可能因材料非線性和接觸非線性導致的PIM源。通過分析發現PIM源竟達到近20項。攻關團隊正是在這樣複雜的條件下曆經海量的試驗,探索和積累出了自己特有的測試方法。最後,通過技術交流和反複摸索,余曉川和他的團隊將眼光投向了饋源與反射面之間的連接點。他們通過將反射面和饋源之間加上了可以隔離金屬連接的介質材料,然後重新測試,果然無源互調的問題得到了有效抑制。事實上,PIM問題正是由這麽多細小的連接造成的,僅僅一個螺釘就可能造成嚴重的PIM問題。但解決螺釘也會遭遇到系列的材料、結構、工藝等問題,從2013年開始,有一年半的時間,余曉川和他的團隊都在解決PIM問題,從問題的分析和定位到技術狀態更改再到試驗驗證,他們就是在這樣不斷解決細節問題,不斷分析定位、投産、試驗驗證的循環中相繼解決了各部分的PIM問題。

  

李周(天舟一號貨運交換機項目負責人):跟自己較真兒,只求細節完美

李周(公开).JPG

凡是了解李周的人都知道,他在工作中不僅認真負責,更是力爭細節的完美。貨運交換機作爲首個應用于型號的千兆以太網數據通信産品,面臨著多項技術攻關,從前期的技術論證,到原理樣機研制,再到初樣、鑒定、正樣産品的研制,一步步走來,經曆過挫折,經曆過反複,不變的是一顆攻堅克難的心,因爲産品將航天器數據傳輸的速率帶入了G比特時代。記得在貨運交換機總線接口軟件設計時,設計師借鑒了另外某一型號的總線接口模塊,但是改動的代碼量較大,李周在確認後,主動對型號代碼、總線芯片手冊進行了深入的研究。第二天,他就給大家提供了一套總線接口軟件的模塊代碼,只需要配置初始化參數,就可以適用于所有的型號設備,同時,在後續的型號測試過程中還規避了一些問題,多個交換機型號都沿用了該代碼。


常景旺(天舟艙體焊工):不讓天舟留“疤痕”

529厂常景旺(公开).jpg

天舟一號龐大的艙體結構需要依靠變極性等離子弧自動焊技術焊到一起。在焊前驗證時,出現了少見的收弧缺陷。雖然這種缺陷可以靠後期的手工焊進行修補,但會留下突起的“刀疤”。“這不行,有疤就不帥了。”常景旺一邊看著試片的焊縫,一邊開著玩笑,眼神裏卻透出嚴謹。收弧是自動焊接領域不易根治的難題,解決不好就容易産生裂紋或穿孔。他沒急著做試驗,而是寫寫畫畫“掐算”了好幾天,想不通了就查閱資料,向合作的高校專家請教,有了方案再做試驗。就這樣,他做了60余對試片的驗證試驗,逐步調整焊接參數完善焊接方案。最終,他找到了電流、電壓、速度和頻率等多參數搭配的最佳組合,成功解決收弧難題。他自己還給這種焊接方法起了個名字——“跑動收弧法”。因爲焊接時,電極就像運動員跑起來一樣既有節奏也有速度,最後的收弧點飽滿光滑,無需再對焊縫進行手工動刀。在天舟一號艙體進行檢漏時,完美的數據證明所有的焊縫完全滿足技術要求。“你看,又一個太空帥哥誕生了。”常景旺笑著說。





關于本院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航天城 网站建设:北京空间科技信息研究所
Copyright © 2000-2016 WWW.CAST.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備16055405號